<ins id="vzldx"></ins><var id="vzldx"><span id="vzldx"></span></var>
<cite id="vzldx"><noframes id="vzldx">
<del id="vzldx"></del>
<ins id="vzldx"><noframes id="vzldx"><ins id="vzldx"></ins>
<cite id="vzldx"><span id="vzldx"></span></cite><ins id="vzldx"><noframes id="vzldx"><cite id="vzldx"></cite><ins id="vzldx"><noframes id="vzldx"><ins id="vzldx"></ins>
<cite id="vzldx"><span id="vzldx"></span></cite><cite id="vzldx"><span id="vzldx"><var id="vzldx"></var></span></cite><ins id="vzldx"><noframes id="vzldx">
<ins id="vzldx"><noframes id="vzldx"><ins id="vzldx"></ins>
首頁 > 基金 > 正文

螞蟻金服股權被賤賣,投資華夏基金虧損?投資人起訴春華資本、平安信托

[2020-09-10] 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點擊收藏
導讀:螞蟻金服即將IPO,這讓早年投資其中的風投們終于等到收獲季節,這其中就包括了早年投資其中的平安信托?秋實信托計劃,然而,平安信托?秋實信托計劃的投資人卻指出該信托計劃管理人春華資本有賤賣螞蟻金服股權之嫌。

  螞蟻金服即將IPO,這讓早年投資其中的風投們終于等到收獲季節,這其中就包括了早年投資其中的平安信托?秋實信托計劃,然而,平安信托?秋實信托計劃的投資人卻指出該信托計劃管理人春華資本有賤賣螞蟻金服股權之嫌。

  向《紅周刊(博客,微博)》記者報料的信托投資人表示,其初始投資100萬元,幾年時間過去,最終收到的本金+收益卻僅有105萬元。目前,該投資人已向深圳福田區法院起訴平安信托和春華資本。

  投資人質疑春華資本賤賣螞蟻金服股權

  作為獨角獸中的一哥,螞蟻金服即將IPO,這讓很多早年投資其中的風投終于迎來收獲季。然而,在涉及螞蟻金服即將IPO的諸多信息中,經濟學家胡祖六卻上了熱搜。有投資人指責自已投資的平安信托?秋實信托計劃管理人春華資本,涉嫌低價把螞蟻金服的股權轉讓給合伙人胡祖六的關聯方。

  投資人何先生向《紅周刊》記者報料,平安信托在2011年9月成立了“平安財富?秋實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并指定胡祖六團隊的春華資本為管理人。信托資金通過平安創新資本投資有限公司入股春華(天津)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占比99%;春華天津(有限合伙)的執行事務合伙人為春華明德(天津)股權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持股1%。

  2015年5月,春華天津(有限合伙)出資約2億入股春華景信(天津)投資中心(有限合伙)、持股22.22%,而春華景信(有限合伙)又投資于螞蟻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更名前為螞蟻金服)、占比0.47%。折算后,春華天津持有螞蟻科技集團股本約0.1%。

  平安財富?秋實集合信托計劃的存續期為6年。據何先生提供的材料顯示,在2017年9月底時,平安信托向全體投資人提出將清算信托計劃,對于持有的螞蟻科技股權退出策略為:“公司擬登陸A股資本市場,計劃繼續持有至公司完成A股IPO后從二級市場退出”。然而在2018年12月底時,平安信托又向投資人表示,“經與合伙管理人的溝通談判,管理人最終與一家投資機構達成一致,由該投資機構受讓合伙企業所持有的A項目和C項目 (C項目即螞蟻科技) ”。

  因螞蟻金服大概率會IPO,如此處理方式引起了投資人擔憂。2019 年4 月,平安信托在回復投資人質疑時稱,螞蟻科技項目“本次退出將收回4.49億元,約為2億元投資成本的2.24倍”。然而螞蟻金服的IPO招股書卻顯示,2018年7月時,螞蟻金服的估值已達9600億元,或以此估值測算,即便將信托計劃持有的股權轉讓,理論上總收益超過4.5億元。

  資料顯示,當年平安創新資本退出時,由春華秋實(天津)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接盤了春華天津(有限合伙)的股權。據天眼查APP,春華秋實的股權穿透后為胡元滿、胡祖五(今年8月底,胡祖五退出、王學清成為新股東)。投資者告知《紅周刊》記者,胡元滿、胡祖五為胡祖六的親屬。而《紅周刊》記者查詢相關資料獲悉,王學清曾是春華基金的執行董事,在春華基金負責指定和執行企業戰略、政府和公共關系,以及建立企業在國內外的戰略合作關系。

  最終,該信托計劃于2019年正式清算。何先生透露,100萬每份額收益僅3萬元左右。“后來投資人反對態度很強烈,管理人又退回了2萬多元的申贖和管理費用,最終僅105萬元。”何先生表示。

  2012年前的季報中,信托計劃存續期為6+2年;

  但其后存續期修改為72個月

  投資人提供的資料顯示,按照信托合同約定,6年到期后,如標的未能全部變現,受托人和基金管理人也決定延期兩年。投資人向《紅周刊》記者表示,2017年信托計劃即將期滿時,螞蟻金服還未IPO,理應延期,“但從2013年起,季報中對存續期的表述從6+2年變成了72個月。”

  對華夏基金股權投資虧損?

  投資標的很優秀,為何最終收益如此之差?這是何先生等諸多投資人一直存在的疑問。

  就投資標的而言,秋實信托計劃重倉標的均有著不錯的基本面和社會美譽度。投資人出示的清算報告等材料顯示,信托計劃持有A、B、C三個標的:A為華夏基金,占信托計劃的投資比例為82%;B項目為一個高端醫院項目,2015年實現退出。清算報告顯示,該項目的整體收益率約57%;C項目為螞蟻金服,投資占比近10%。天眼查APP也佐證華夏基金的第三大股東為天津海鵬科技咨詢有限公司――該公司目前的第三大股東為春華秋實(天津)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

  “信托計劃的本金和收益總共105萬元,其中對螞蟻金服的投資收益為124%,如果真的如此,這意味著對絕對重倉標的華夏基金的投資很可能是虧損的。”何先生透露,信托計劃持有的華夏基金股權,有約1/3在2015年通過轉讓實現退出,剩余股權和螞蟻金服股權在到期后一同清算。在他看來,華夏基金的營收情況一直不錯,在業內居于前列,即便從絕對收益的角度,最終如此微薄的收益是缺乏一定說服力的。

  據Wind,2014年~2018年,華夏基金的營收分別為36億元、42億元、41億元、39億元、37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2億元、14億元、15億元、14億元、11億元。此外,平安信托于2019年2月發動給投資人的信披報告也顯示,截至2018年底,合伙企業持有的華夏基金股權累計收到分紅約1.52億元。

  經濟學家胡祖六與平安信托前董事長曾是高盛同事

  對于受托人的責任,何先生認為“平安信托也有失職之處”,在對管理人的前期盡調未勤勉盡責、投中未能審慎管理。

  《紅周刊》記者了解到,春華資本與平安信托的高層也存在交集。信托計劃發行之時,平安信托的時任董事長兼CEO為童愷,他與春華資本董事長兼創始人胡祖六曾供職于美國高盛集團?;ヂ摼W公開信息顯示,童愷任高盛集團(亞洲)有限公司金融機構集團執行董事,胡祖六則曾任高盛集團大中華區主席及合伙人。2004年,童愷便出任平安信托董事長,直到2014年后調任平安海外控股的董事長兼CEO。

  早在2014年,就曾有投資人指出,平安信托和春華資本的合作似有“送人情”嫌疑。彼時《21世紀經濟報道》刊文指出,早在2009年,中國平安(601318)宣布收購深發展的過程中,時任職高盛的胡祖六出力頗多,其后胡祖六建立春華資本,平安信托發行了秋實信托計劃,協助募資20多億元;此外,信托計劃合同中約定對單一標的的投資占比不得超過30%,但春華資本卻將80%的資金投向華夏基金股權,這一點被當時的投資人所質疑。

  《紅周刊》記者獲悉,投資人除了一方面起訴春華資本外,還向監管層發出了投訴信,要求平安信托和春華天津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目前這一訴訟,深圳市福田區法院正在審理中。

  對于投資人的質疑,春華資本官網在8月28日也刊登了《公開聲明》,稱“春華始終勤勉盡責,根據合同和法律履行義務和職責,維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春華從未從事、并堅決反對輸送不當利益的關聯交易、向投資者作出回報承諾等違法、違規行為”。同時,該聲明還指出信托投資人非春華客戶,其陳述情節嚴重失實。

  然而,事件真相究竟如何,深圳市福田區法院的審理結果可能會給出相應答案。

 ?。ㄎ闹刑峒皞€股僅為舉例分析,非投資建議。)

  以上是【螞蟻金服】相關內容,更多資訊請關注九州財經網

查看更多:

為您推薦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五月丁香国产中文字幕,无码日本有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