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vzldx"></ins><var id="vzldx"><span id="vzldx"></span></var>
<cite id="vzldx"><noframes id="vzldx">
<del id="vzldx"></del>
<ins id="vzldx"><noframes id="vzldx"><ins id="vzldx"></ins>
<cite id="vzldx"><span id="vzldx"></span></cite><ins id="vzldx"><noframes id="vzldx"><cite id="vzldx"></cite><ins id="vzldx"><noframes id="vzldx"><ins id="vzldx"></ins>
<cite id="vzldx"><span id="vzldx"></span></cite><cite id="vzldx"><span id="vzldx"><var id="vzldx"></var></span></cite><ins id="vzldx"><noframes id="vzldx">
<ins id="vzldx"><noframes id="vzldx"><ins id="vzldx"></ins>
首頁 > 熱點 > 正文

海天味業3天市值蒸發超1000億怎么回事?原因曝光竟是這樣的

[2020-09-08] 來源:北京商報
點擊收藏
導讀:短短幾天,市值縮水上千億元,海天味業泡沫論再起。9月7日,海天味業股價跌逾5%,收盤每股報161.68元,市值為5239億元。就在幾天前的9月3日,海天味業漲超2%,股價最高突破200元,市值超6500億元?;仡櫤L煳稑I市值飆升到狂跌,似乎在驗證著沒有業績支撐下的市值泡沫正在一點點破碎。

  短短幾天,市值縮水上千億元,海天味業泡沫論再起。9月7日,海天味業股價跌逾5%,收盤每股報161.68元,市值為5239億元。就在幾天前的9月3日,海天味業漲超2%,股價最高突破200元,市值超6500億元?;仡櫤L煳稑I市值飆升到狂跌,似乎在驗證著沒有業績支撐下的市值泡沫正在一點點破碎。

  市值“跳水”

  截至9月7日收盤,海天味業比上一個交易日的收盤價170.79元,大跌5.33%。當日最高價169.88元,最低達160.00元,成交量1506.72萬手,市值為5239億元。在最近2個交易日,海天味業連續兩天大跌,跌幅分別為7.68%和5.33%。

  而在幾天前,海天味業剛剛達到6500億元的市值新高峰,位列A股第11位,直追第10位的中國石油。短短幾天,海天味業市值從超6500億元下滑至不到5300億元,市值縮水1200億元。

  在 “一瓶醬油”貴過“一桶油”的“神話”下,更多的業內人士認為海天味業市值已被高估。香頌資本董事沈萌稱,海天味業股價高也是市場資金炒上去的,跌下來也合理,下跌理由就是整體消費板塊前期上漲太多,資金獲利盤變現。

  對此,北京商報記者聯系采訪了海天味業,但截至發稿,對方并未予以回復。

  事實上,從海天味業上市之初,其股價、市值如火箭般上升。2014年,海天味業上市。上市當天,其市值僅為497億元。當2019年海天味業市值突破3000億元后,短短一年,其市值再次翻倍。2020年9月1日,海天味業報188.68元/股,市值超過6000億元,超過其上市之初市值的10倍。

  相比之下,海天味業的業績并沒有像其市值一樣翻10余倍。數據顯示,2014年,海天味業營收為98.17億元,歸屬凈利潤為20.9億元。2015年,海天味業營收突破100億元,歸屬凈利潤為25.1億元。2016-2018年,海天味業營收分別為125.6億元、145.8億元和170.3億元,歸屬凈利潤為28.43億元、35.31億元和43.65億元。

  經濟學家宋清輝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海天味業市值縮水上千億元在意料之中。近期,海天味業市值一路上漲,并非是業績的不斷增長,更多的是游資炒作所致。

  難撐高價

  “海天味業依靠‘海天’單一品牌,業績已然觸頂,因而難撐其高市值。”戰略定位專家、九德定位咨詢公司創始人徐雄俊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根據中國調味品展,海天味業的產品結構呈金字塔形,有5個10億級規格大單品,包括海天金標生抽、海天草菇老抽、海天味極鮮醬油、海天上等蠔油、海天黃豆醬、2個億級單品,包括海天老字號系列(醬油)、海天有機系列(醬油),還有眾多中小單品。

  目前,海天味業已經形成了醬油為主、蠔油和調味醬為兩翼,其他調味品為補充的多元化產品矩陣,全面覆蓋細分品類,圍繞“海天”品牌打造為全國性平臺型企業。此外,有消息稱,海天味業計劃每年推出10個左右的新單品,覆蓋高中低各價格段。

  徐雄俊認為,放眼各行業頭部企業,像寶潔、聯合利華、阿里巴巴等行業頭部品牌在發展到一定規模后,均已實現多品牌發展,而海天味業產品均為“海天”品牌布局,當這一品牌出現問題后,海天味業的金字塔將有可能隨時坍塌。而若海天味業新品繼續圍繞“海天”品牌布局,也很難將海天味業的業績再帶向新高度。

  然而,海天味業要面臨的不僅是單一品牌的壓力??煜妨闶蹖<阴U躍忠說,調味品具有很強的地域性,地區代表性口味不一,這對海天味業的全國化發展有一定的挑戰。盡管海天味業已是頭部品牌,但仍有部分薄弱地區亟待開發。

  目前,我國調味品企業主要分布在我國中西部地區、東部地區。從分布來看,我國四川省、廣東省分布的知名調味品企業較多,如四川省的豪吉、千禾、美樂等等;廣東省的海天味業、李錦記、廚邦等。

  2019年,海天味業東部、南部、中部、北部區域營收占比均在20%以上,其中中西部區域增速較高,維持在16%以上。2020年一季度,海天味業東部、南部、中部、北部、西部營收分別同比增長10.8%、3.1%、23.1%、11.8%、24.6%,二季度分別增長22.4%、17.5%、31.4%、20.7%、25.4%。

  業內人士認為,中西部快速增長,意味著海天味業此前在此地區布局較為薄弱,期內海天味業加快了中西部地區經銷商布局與渠道下沉,因而增長較為迅速。

  目標待考

  作為海天味業第三個五年計劃重要的一年,對于2020年發展,海天味業也寄予了厚望。海天味業在2019年年報中表示,2020 年計劃營業總收入目標為227.8億元,利潤目標為63.2億元。

  但在鮑躍忠看來,海天味業想要實現超過200億元的營收目標存在很大壓力。“在海天味業的渠道體系中,其餐飲渠道收入占比較大,受疫情影響也較大,如今,海天味業正在從餐飲渠道向C端市場發力,而這將使得海天味業的庫存升高。”他說。

  不過,徐雄俊認為,海天味業上半年已經實現超過100億元的營收目標,因此,在下半年疫情進入常態化防控后,業績將快速發展。

  數據顯示,海天味業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197.97億元,同比增長16.22%;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53.53億元,同比增長22.64%。

  有研究報告指出,預計隨著各地餐飲等逐步恢復,海天味業下半年仍將保持高速增長趨勢,預計全年有望達成計劃營收和利潤目標。

  此外,市場對于海天味業的發展也做出了分析。有消息稱,過去海天味業實現了6年10倍的市值成長,對海天味業的投資期望收益是年化7%,由此,10年后海天味業的市值需要在2030年9月達到11069億元,假設2030年海天味業的市盈率為55倍(仍高于同行),那么海天味業要在2030年實現201億元的凈利潤,670億元的營收。為此,海天味業需要提價,并擴大銷量。

  沈萌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稱,利潤增長不只是靠提價,還可以通過擴大規模,海天味業不具有消費粘性,除了成本因素,提價可能會流失市場份額。未來,海天味業仍應做好醬油及調味品本身,不要過分看重股價。

  “海天味業要想在2030年達到201億元的凈利潤,無異于異想天開。隨著我國社會經濟的發展和外資企業的不斷涌入,調味品行業的競爭越來越激烈。當前,醬油市場已到天花板,海天味業高估值帶來的挑戰不容忽視,海天味業最終歸處或是從此‘默默無聞’。”宋清輝稱。

  以上是【海天味業】相關內容,更多資訊請關注九州財經網

查看更多:

為您推薦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五月丁香国产中文字幕,无码日本有码中文字幕